拉萨街头最美的情郎。

这里只是存放杀破狼2和京晋相关的小号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李大桥:

哈哈哈哈哈,有一阵子没上微薄了。刚去探望了周大大,就见到亦然的评论。大家都好有创意!我觉得可以叫死一地联盟!你死我死大家死!

没按时写完中元节贺文…所以给一点别的福利,如果有人有兴趣的话。
可以点梗,我给你写段子,是段子,不是文啊!
梗要有起码的剧情和身份设定,可以电影向可以AU,不接受民国梗…。只限杰晋杰。

…………从评论里挑3到5个人的写。不过我觉得不会有那么多评ˊ_>ˋ

玩的就是狗血

把之前的脑洞做一下整理,综合在一起了。技术支持来自我和我的小伙伴


PS:欢迎加入高Sir我不是臭榴芒,群号码:478146842 杰晋ONLY同好群,宣传一下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如果高晋做了污点证人,洪文标被供词推进监狱,家底清空,他那个老婆没有死,大概会派人倾巢出动。


高晋被洪家人盯上。受到各种追杀。此刻,他在香港,失去了地理位置的优势,缺乏能够信赖的手下。狼狈不堪。
陈志杰来迟一步。


高晋功夫再好,快不过子弹,被放冷枪的杀手放倒了。这时候他单枪匹马,连韩国人跟班也没了,于是被打成狗。可志杰同样赤手空拳,警察的配枪不在身边,又被警局暂时放置play,还未去复职,在发现高晋之后,成了俩人狼狈逃亡。


志杰左右为难,不能带他去警局报案,警察保不了,也不能带高晋去大医院,会被洪家的人跟上来围剿,最后硬着头皮把受伤的典狱长背回家,还要冒着小叔回来看到,掀桌子揍死的风险。



然后就可以有感情了,典狱长开始勉强正眼打量这个生命里第二个救了自己的男人,虽然很可恶但至少活下来了。


然而家里和医院不能比,枪伤恶化,痛到产生幻觉,又想起了柬埔寨的事,不可一世的典狱长在这个时候开始有点脆弱了,发着高烧神志不清胡言乱语。
典狱长委曲求全,在陈志杰那个破鸟笼子家里暂住。
过去柬埔寨的事情让他留下了严重的洁癖。所以,晚上睡觉,让陈志杰滚去睡沙发。他看不惯陈志杰那种流氓一样的站相,家里还藏着粉,各种唾弃。


(二人过着从互相膈应到逐渐有点感情了的小日子)


期间,每天高晋都打发陈志杰出去买饭,他拒绝吃泡面,陈志杰家里又没什么开伙的条件,冰箱里都是空荡荡的。


再期间,高晋的西装因为之前的遭遇没法要了,他身处困境,依旧想要好皮囊,便跟陈志杰提出要求。




“我一年的工资还不够你那套私人订制的钱,你还要我给你买全套?!告儿你,那可是我的老婆本!”


“……噢。”


一周后,志杰把高晋看上的那套西装买回来了。




随着时间的发展,高晋的伤逐渐好了,他想走,又无处可去,洪家的追剿还在继续。陈志杰因为也做过污点证人,同样被天罗地网的搜索着,警署不敢保他,无能。恶势力总是更胜一筹。



逃和打的过程中感情Up,也不知所谓的上了几次床。床上做的热了,高晋能露出点软润味道,下了床,还是那副德行。就像一块捂不化的冰。


他先前在泰国势力也算铺半边天,但来到香港,却无什么人脉,洪先生栽培的好,管教更严,不会允许手下的人发展出格。



高晋对陈志杰,总是冷着脸,也少言寡语。床上干到酥软是叫过几次阿杰,平时亲亲碰碰都容易发展成全武行,一腿踹出三米远丝毫不会客气。




最后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。 
随着时间推移,他们干掉了一票又一票杀手,那边也不想再耗费兵马。




最后一批人。


仓库里。



都是伤痕累累,穷途末路的境地,洪家的打手还有擅使飞刀的,志杰手里有枪,最后一颗子弹送他归了西。可是甩出来的刀子崩不掉。刀子瞄准的还是背对着方向的高晋。


等喊小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陈志杰飞身扑开他,被插中了胸腹要害。



高晋干掉了最后一个追杀的人,但转身听到背后的倒地声的时候,只来得及单膝跪地把志杰上半身搀抱住。


如果伤口在肺,随着说话和呼吸,口鼻间就都是血沫,断断续续的。


陈志杰还能笑,靠在典狱长腿上抬手去顺他的头发。


“你还是穿西装的模样好”


他手上的血弄湿了高晋的头发,它们还是有些乱,就像那天在医院一样。


志杰把他们理顺。


“……又给你蹭脏了,咳。”手臂就耷拉下来,瞳孔散大,眼神失去了光泽。



高晋抱着他,嘴唇颤抖,轻声的说话。一边说话,一边抚他的胸膛,试图感觉心跳。无果。


他说一些不知所谓的话,天马行空,好像记忆被打乱了,丧失了顺序。



他跟志杰说,以后我们一起睡,不让你睡沙发了,你起来吧。我也不踹你了,你起来。


他说了一会,低下头,去亲了亲陈志杰的额头,于是嘴唇上也蹭到了血。又顺着额头向下亲,去吻他的嘴。
 你给我买衣服的钱,不说是老婆本么,西装脏了,我要一身新的。



不知道高晋会不会流眼泪,如果会,那么几滴有温度的液体落在志杰脸上,顺着脖子滑落到地。不见了。  


 ……阿杰……… 



end

想看清水了。
这样的清水: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恋人,一个动作演员,一个武打替身。在拍戏的时候相识,很平淡的相爱。
擦枪走火。
结束一天的拍摄后,离开摄影棚,他们一前一后的走,走到众人视线外,高晋放慢脚步,志杰快步追上,手挽上手,一起钻进房车里。对坐在凳子上吃盒饭。
夜晚在露天的拍摄基地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,事后平复喘息的时候,片刻,志杰找话题逗高晋开口。便说起昨晚的梦。
他说梦到自己演了一个警察,是卧底,还吸过毒,被反派陷害了扔进监狱。
高晋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,嗯了一声。
“对了,你也在我梦里!”
志杰兴冲冲的。
“我是什么人?”
“你啊……你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大帅哥,一身好功夫,腿功特给力,一个顶十个。”
“然后呢?”
“然后我们谈恋爱了呗。”
“…去你的。”
高晋翻个身,背对着他,睡觉了。
志杰又躺了一会,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。自言自语。
“你演了一个黑心的典狱长,用刀子剖开我的肚子,给我上刑,我打不过你,但最后跟人一起杀了你。”
他摸了摸高晋的脖子,那里皮肤光滑,只有肩膀上有打戏留下的青肿。
“可你打着领带的样子啊,真好看……”

【刀晋】鞭子和糖果

乐乎又屏我。就这么一个大纲段子都屏蔽……


http://card.weibo.com/article/h5/s#cid=1001603880195454069221&from=1052893010&wm=3333_2001&ip=111.132.22.82

杰晋的中元节贺文,砂糖梗和玻璃渣子梗各一个,还没想好掉落哪个。有些苦恼啊……

【杰晋】胜却人间无数

其实还没写完,但是写累了,第二场肉下次再说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 

陈志杰在洗澡。

 

浴室门是大敞着的,他总没有关门的习惯。高晋说过他几次,管不住,也就听之任之了。反正里面还有道帘子,这人再没皮没脸也该知道遮遮羞。但这个问题上,高晋低估了他的廉耻厚度。

 

水声响了很久。

哗啦啦、哗啦啦。

 

高晋穿着一身素白的睡袍靠坐在床头,左手端着矮杯,威士忌还剩三分之一,刚够覆一层底。棕色的液体在暖黄灯光里被映得很深。他是个喝酒不上头的人,平时也不嗜好于此,只偶尔浅尝助兴。脸不泛红,耳根到腾起一些浅淡的红云,灯下衬得像镀了层艳色,大概那处血管贴近皮肤,酒精容易作祟。又等了一会,莫名觉得有些燥热,里面的水声响的太久,沸腾在体内的酒意也慢慢上来了。

他想用一下洗手间,但陈志杰还在洗,半个小时也不出来,平时就没见这人如此爱干净过。

高晋等得不耐了,把床头灯调暗一些,下了床。

 

敞开的浴室门内氤氲出大朵大朵的水雾,高晋站在门外,身姿笔挺,睡袍被他穿得像服帖合体的西装。透过这重重雾气看进去,他觉得一阵头痛,门没关也便罢了,帘子也大敞,里面的男人赤身裸体,后背朝着这方,正慢吞吞但很卖力的拿毛巾在身上搓。

 

浴室有浴缸,也有个淋浴喷头。陈志杰从来不用浴缸,他嫌麻烦,又有职业生涯形成的速度意识,平日冲澡也就三五分钟的事儿。

但高晋每次要泡澡,他都屁颠屁颠特积极的去清理打扫。

 

“你今天很慢。”陈志杰依旧背对着高晋,好像淹没在水声里,没注意到高晋过来了。然而高晋知道他在装蒜,于是先开了口。

他已经在门口站了有一会儿,水雾起了又散,香港警察的裸背被典狱长欣赏了个遍。常年入死出生锻造出的一身肌肉线条像起伏的山峦,山间点缀了不少陈年的伤疤,高晋知道当他转过身的时候,腹部还有一条格外扎眼的,横贯两块肌肉,在蜜棕的肤色里生生划上一道丑陋的浅白。

 

陈志杰听到声音,终于回过头。“这不是想搓干净点嘛,省得你老嫌弃我。”他转过身,赤条条立在淋浴下,热水淋软了他那头短发茬,它们显得蔫巴巴,贴在头皮上,这让陈志杰的模样看起来有几分乖顺讨巧。

然而高晋知道这是错觉。

 

他在门外饮尽最后一口酒,放下了玻璃杯走进去。一手掩在口鼻前轻扇,驱走潮湿的水雾,陈志杰关掉淋浴,向他走近几步。

“怎么了,这才多久啊高sir就想我啦?要不要跟我一起洗啊?”志杰满脸是笑,伸开湿漉漉的手臂就往高晋身上揽。

高晋后退半步躲开,眉心微微蹙起。“闭嘴。”

“噢……我忘了你现在腿上不能沾水。”陈志杰搂了个空,一点不觉尴尬,手臂顺势扬到脑后,挠了挠头。斜眼觑了觑典狱长的脚踝。那里多了一条蛇,三天前陈志杰陪他去新添的刺青,蛇身自踝骨盘踞而上,尾巴扫过脚跟,信子舔到小腿,颜色是郁郁的黑。

 

“要是还不出来,我就先睡了。”高晋不冷不热的丢出一句,神色不改。他的手搭在腰间的睡袍带子上,那里的结打得精致端正。摔下这句话之后,眼看就有转身抬脚离开浴室的架势。

陈志杰赶紧挡住他,“诶诶诶,别啊!?”他胳膊上还滴着水,已不管不顾往高晋肩膀上揽去。

 

这次高晋没躲。

 

http://weibo.com/1150756471/CwGX5jtzN?ref=&type=comment#_rnd1440050776662


 

用过正餐,高SIR还要享受餐后甜品。

这才是过节的气氛。

 

 

TBC

 

 

 

 没办法,撸否太敏感。我也不想暴露微博OTTTTTTZ

 

 

 



一个半AU的平凡的设定


前提:身份都不变,但志杰和高晋的确早就认识,是情人,只是志杰说过自己是警察,没说过是卧底,高晋告诉他自己是典狱长,没说过自己做黑活。
然后,志杰卧底洪文刚的手下,被发现,电影剧情,被抓,扔进监狱,直到把人从车上拎进屋子,揭开头罩。

他俩才互相看到对方。

在这次之前,志杰的卧底身份所限,所以经常动不动失联,他跟高晋的解释含糊其辞。

高晋认为他还有其他情人,所以他报复手段是,我对此表示无所谓,不关注,然后我和洪先生也有一腿,我也双重享受。

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这家伙每次失联是去哪儿了,干的是什么活。

这样就可以达到——水刑+剖腹同时高sir对志杰心里有感情了

让你丫的骗老子,不说实话,操,neng死你,知道疼了吧←高sir的内心



太简陋的存档=-=只放一个杰晋tag好了……

压轴舞——随手存脑洞

其实我只是一个小号,你们不用关注我……

这里存的脑洞都是即兴的、有小伙伴一半灵感功劳,且未经过任何修饰加工的粗糙产物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去年孔普雷监狱春晚的压轴舞,高SIR最后的pose艳惊四方,超清特写挂在bbs狱长专用花痴版的版图上一年了。——无意中发现这个论坛的陈志杰被震慑掉了下巴。

狱长专用花痴版的置顶里还有各色偷拍照。

其实高晋早就知道这个论坛的存在,只是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没搭理过。


“阿猜说你们去年监狱春晚的时候,你登台表演了压轴舞,那视频现在还在北孔普雷bbs上挂着呢。哪天也给我表演一个现场版呗,高sir。”志杰翻完四百多页的楼之后,这样跟典狱长讲。

高晋‘嗯?’了一声,志杰立刻意识到说漏嘴了,暴露了兄弟。赶紧改口,说是在走廊里听一狱警说的。



“哪个狱警?”

“我不认识啊,你这人这么多。”

“我让他们集合,带你去认人。”


志杰冷汗下来了。“别别别,都集合了要是犯人整出点事儿咋办,多不好啊。”

“没关系,你跟我走,我带你一个一个岗去转一遍,你来指认。”

志杰傻了。


高晋乜着他,十指交叉搁在膝头,端的一副坦白从宽抗拒剖腹的架子。志杰小心翼翼,试探的问。“那要真是猜……你不会罚他吧?”


“怎么可能。”典狱长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句。

信以为真的陈sir松了口气,出卖了战友。



典狱长又嗯了一声,不再理他,找个狱警用泰语吩咐他把猜带到办公室来。志杰虽然听不懂泰语,但隐约觉得不妙。直到看见阿猜敲门进来,才彻底跪了。

典狱长看着志杰,对阿猜说。“听说换岗后你很闲。来活动活动筋骨。俯卧撑一千个,现在开始。”


卧槽一千个那哪里做的下来啊,志杰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猜莫名其妙成了替死鬼,过了一会儿忍不住开口替他求情。


于是典狱长大手一挥,宽仁的同意了。


“停。”他一手指着阿猜。然后微微摆头,用下巴示意志杰趴下。

志杰老老实实趴地开始做。半个小时后,好像有几百个了,快到那个数了,他速度慢下来,满头的汗滴在地板上,高晋轻飘飘补充一句。“我让你停你再停。”


志杰,卒。

一个星期后。

已经恢复体力,生龙活虎的陈志杰对嘴里呜呜呜的典狱长说。“你让我停我才停,说好了哈。”典狱长眼角都涨红了,用含着水汽的目光凌迟他,然而嘴里塞着东西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只能被动的被志杰干到下不来床。


he


片段·随便写写

没水,没水……
笼头是坏的,水泥塑的池子底,枯涸的下水口像裂开的嘴,发出黑黢黢的嘲笑。
志杰攥着水龙头,一拳捶上去。一拳又一拳,除了激起一些嗡鸣,什么都没发生。几丈外就是牢门,一双蛇目一样冰冷的眼睛透过栏窗看进来。
牢门轴承上锈迹斑驳,打开的时候吱噶噶响得刺耳
志杰正蜷在脏床单里,靠在水池旁尤不死心,他哆嗦着,舌头颤巍巍伸出来,迟疑的触碰龙头出水的口,那里生满锈迹,还有青黑不明的污渍。他红润的舌头点缀上去,仍然没能舔出哪怕一滴清液。
外面的光照进来时,志杰像子弹上了膛,迅速耿直了脖子,缩回头,警惕的扫向禁锢在三件套里的典狱长。
他还不知道,自己马上就能喝个饱了。